当前位置:主页 > 真心话大冒险 >

真心话大冒险大尺度

时间:2020-02-01 09:12来源:未知
最大的错误是以为可以将所有的觉醒都归结为一种惟一的我思。真心话的问题恰恰相反,一种常有的经验告诉我,自我感觉是世界上最具个性的东西。就以笛卡儿的我思为例,在感觉的沉默中,在外部世界的消失中,我思是在最清醒的思想行为这种形式中完成的。我思想。我的思想处于它所能达到的最高处。它是一种纯粹的事实。这种事实直接地、惟一地关系着思考的人,用它的光明包裹着思想和存在的 自发联系。这是笛卡儿所经验的我思。这种经验处于最短暂的时刻中和最高的层面上,即:不作任何其他的考虑, 思想行为与对生活的意识在同一种精神上汇合。这种典型的我思不仅仅见于《方法谈》和《形而上学的沉思》之中而且也见于笛卡儿的著作和生平的每时每刻。然而它又远非惟一可能有的我思。还有许多其它的我思,表明自我意识可以如何因人而异。从笛卡儿的清晰而明确的恩想到卢梭对存在所体验的模糊感情,这中间有很大的距离。让·瓦尔写道:哲学真心话的问题的多样性建立在笛卡儿的思想之上,而笛卡儿的思想建立在一种与思想无关的状态之上。笛卡儿说,我思故我然而在卢梭为我们描述的那些状态中,我在,因为我几乎不思,或者可以说,因为我不思。”
于是,自我感觉就从对于自我的理智占有中被区别出它可以无限小于或大于我们对人的理解。根据巴什拉尔的说法,相对于无限大的我思,有一个无限小的我思。后者接近于梦,接近千精神深陷其中的下意识状态。在我思的这两种极端类型中间,还有许多其他的类将它们区别开来,分离出来,承认它们的特殊性,辨认每一个人说“我思考着我自己”时的特殊口吻,我觉得这就是根本的任务,批评的真心话的问题探究总是能够取得成绩。这任务不轻松,但不是不可能,因为这些意识行为并非独此如同普鲁斯特的情感回忆一样 , 它们在同一种存在的进行过程中或多或少是经常筐复的。 日、夜、醒、眠的秩序使生活成为一股时断时续的脉络, 其中每一个重获清醒的时刻对于醒来的真心话的问题睡眠者都是一个重获自我意识的机会。
  • Copyright © 2019-2020 真心话的问题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