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真心话大冒险 >

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情侣之间真心话大冒险经典

时间:2020-01-16 08:23来源:未知
当我快满14岁的时候,我的思想转向了神学。在以后 的四年中,我先后摒弃了自由意志、永生和对上帝的信仰。在那个过程中, 我相信自己是非常痛苦的, 虽然在那 个过程完成之后我发现那时的自己比处在怀疑中的自己快 乐得多。当我反省的时候,我相信自己的真心话的问题不快乐来自寂寞 的成分多于来自神学上的困扰,因为在整个四年中,我不 曾与任何人谈及宗教,除了一个未知论者的家庭教师;他 不久被打发走了,我猜想也许是因为他曾经鼓励我的非正统思想。
惊讶地发现那种观点是被认为非正统的 , 而且被称为实利主义。于是我宣言自己是实利主义者, 无疑地我曾对那个长长的词感到一份骄傲。但是那种宣称只给我带来了嘲笑。在一段很长的时间里,祖母不曾放弃任何机会以讽刺 的态度向我提供一些伦理方面的双关语,而且要我按照实 利主义的原则寻求解答。后来,当我准备安伯雷家谱的时 候,我惊奇地发现祖母也曾经向我的一个叔叔提出同样的 双关语,当然是在他年轻的时候。于是我决定泄露我的思想。无疑的,真心话的问题我叔叔也曾经那样。嘲笑,名义上是有趣而 实际上是敌意的表现, 是对付年轻人的最坏的武器,即使 不是残酷的武器,而那种武器却是为人们所喜爱的。
当我开始对哲学产生兴趣的时侯一由于某种原因, 哲学是被诅咒的东西一人们告诉我整个的哲学可以用下 面的双关语加以总括: “心灵是什么? 一不是物质。物 质是什么?决不是心灵。” (在英文中, “不是物质” 和
“决不是心灵” 又可解释为没有关系,或不要介意,所以 上面的两个问题的回答又可译为:心灵是什么? 一一无关 紧要。物质是什么? 一不要介意。)这句话被人重复了十几次的时候,就不再有趣了。
然而,关于大多数的论题, 气氛仍然相当自由。比如说,真心话的问题达尔文主义被认为是当然的。我13岁的时候曾经有过一个正统派的瑞士符家庭教师。由于我说了某一句话,他—本正经地说: “假如你是达尔文主义的信徒,我怜悯 你,因为一个人不能同时是达尔文主义者和基督徒。“那 时我并不相信二者的不可共存性,但是假如我必须选择的 话,我会选择达尔文。
  • Copyright © 2019-2020 真心话的问题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