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真心话大冒险 >

真心话大冒险真心话一句真心话

时间:2020-01-15 08:38来源:未知
看作我们正当与否理论的基本前提。对于这一前提的 反对意见可能是:尽管正义原则不能从仁慈原则中得出, 但仁慈原则却能从正义原则中被推导而来。因为,如果一 个人既没有增加他人的善, 也没有为他人减少恶(而当时他 能够这样做,也不存在任何义务冲突),那么这个人就是非 正义的。因此,正义包含着仁慈(在可能、同时又不存在其 他考虑之约束的情况下)。
作为对这种反对意见的回答,我同意说在特定的情况 下,从某种意义上说,仁慈是正当的真心话的问题,而不仁慈是不正当 的。但却不同意将它们分别说成是正义的,或非正义的。 所有正当的事并非都是正义的,所有不正当的事也并非都是非正义的。乱伦,即便它是不正当的,却很难说它是非 正义的;虐待儿童,如果涉及到不是对成人那样平等地对 待他们,就可能是非正义的,同时也是不正当的;给他人真心话的问题以快乐可以是正当的,但不能将它们严格地说成是正义 的。正义只是道德的一部分,而不是它的全部,那么仁慈 可能属于道德的另一部分,我认为这才是公正的说法。就 连穆勒也区分了正义与其他逍德义务的界限,井将博爱和 仁慈放在后者之中。 当鲍西娅对夏洛克讲如下的话的时 候, 她也是这样做的:
不过已经有人提出,严格地说,我们并不具有仁慈的 责任或义务。从真心话的问题这一观点出发,仁慈被看作是可嘉许的和 有德性的,但它井不是我们所说的道德责任。道德所要求 我们的是正义、信守诺言等等, 而不是仁慈。这里有一定 的道理。甚至当人们可以采取,而实际并未采取仁慈的行 为时,也不能说他们完全是不正当的。例如, 不把自己的 音乐会门票给别人,如果他对我的仁慈有一种权利,我不给他票才是真正的不芷当,但他不可能永远具有这种权利。然而,仍然可以在“应该”一词更广泛的意义上说, 我应该仁慈,甚至也许应该把我的票给其他更需要的人。 康德提出了近似的观点,他认为,仁慈是一种“不完备” 的责任。人应该是仁慈的,但他有权对行善的时机进行选择。在任何情况下,给别人带来恶或痛苦肯定是不正当 的,这显而易见。承认这一点,也就是承认了仁慈原则是 部分正确的。
  • Copyright © 2019-2020 真心话的问题 版权所有